top
top
湯重南研究員與青年學者談治學
——世界歷史研究所“青年史學講壇”系列活動之一
來源:中國世界史研究網 2019-11-28

  2019年9月24日,世界歷史研究所青年工作組邀請本所日本史專家湯重南研究員為青年同志介紹自己的治學經驗。湯重南研究員曾擔任世歷所亞非拉史研究室主任、中國日本史學會會長、中國中日關系史研究會副會長、中國社科院世界歷史研究所日本歷史與文化研究中心理事長。他以“遨游學海 歷經驚濤 風光無限——個人經歷與學術道路”為題,回顧自己的學術道路,細述治學經驗和體會,以及對本所青年同志的殷切希望。

  湯重南研究員認為,個人經歷、學術道路與社會大環境的關系十分密切。自1964年從北京大學歷史系畢業后的十幾年時間,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他不得不參加各種政治運動,專心治學竟成了遙不可及的奢望。他用“風雨人生路,未了書生情”來概括改革開放前這14年的經歷。1978年,他與全國人民一道喜迎“科學的春天”,為了奪回被耽誤的時間拼命工作。改革開放使自己從長期足不出戶、與世隔絕到走出國門、常來常往出訪近30次,對外交流狀況大為改觀,對自己的學術研究幫助很大。退休后他仍然堅持工作,甚至比在職的時候還要忙碌,迄今已經出版著作40余本,發表論文50多篇,書評及序言等近百篇。今年10月,三卷本個人自選集即將面世。

  湯重南研究員強調,研究歷史應該本著探求真相和熱愛祖國的熱忱,一定要投入自己的感情,要區分正義和非正義的思想與行為,不能喪失應有的立場。他強調,研究歷史應該嚴肅認真,一定要有敬畏之心。個人的所思所想一旦變為文字,白紙黑字印在書刊上,就永遠無法抹去。

  談到歷史研究和論文寫作,湯重南研究員指出,要嚴守四個步驟:首先掌握國內外的相關研究情況,然后廣泛地收集資料,并擬定提綱,最后進行寫作與修改。他強調交稿前要仔細打磨,突出新意與創見,突出新資料和新觀點,包括前言、關鍵詞都要反復推敲、斟酌,這樣最后的定稿既成熟、有說服力,又有所創新。他一再強調,從事研究工作一定要老老實實地多看書,千萬不要有投機、僥幸心理;對不太熟悉的內容和資料一定要加倍注意其準確性,切不可想當然。

  湯重南研究員認為,從另一個角度講,歷史研究就是要踐行兩個“不要”。第一,不要好高騖遠。有人總是在構思、設計其宏大計劃,但是多年以后仍然在紙上談兵、一事無成;第二,不要脫離實際。學術研究要考慮現實的需要,注意為現實服務,在強調學術意義的同時,也要關注其現實意義。

  湯重南研究員在談到向前輩學習時,舉了幾位老先生為例。如周一良先生在收集資料、論文寫作、治學方法等幾個方面的教誨使自己受益匪淺、終身受用;日本史學會的老領導萬峰先生勤奮治學,對待學會工作辛苦付出、任勞任怨,表現出非常感人的博大胸懷;學問和人品俱佳的呂萬和先生治學嚴謹,著作出版后發現有錯誤就非常認真地列出勘誤表;教學、科研的領軍人物齊世榮先生對投到《世界歷史》雜志的論文反復修改。

  最后,湯重南研究員特別指出,幾十年的研究工作和頻繁的國際交流使他破除了對日本的盲目推崇。他認為日本學者缺乏世界眼光,研究常常陷入碎片化的泥潭,結果導致只見樹木,不見森林,提供給政府的智庫報告常常是錯誤的。湯重南研究員語重心長地勉勵青年同志們:從事世界史研究的學者一定要掌握好外語;要有相對集中和獨特的專題性課題,只有進行長期充分的研究,才能有較好的成果;要向周圍有底蘊的人學習,取長補短;要重視總結經驗教訓,只有經常總結,才能不斷地提高研究水平。

  精彩的報告結束后,湯重南研究員與在場的青年同志們進行了很好的互動討論。

  世歷所黨委書記羅文東研究員全程參加報告會并進行了總結。羅文東指出,研究所的發展離不開事業的傳承和創新,即老一輩學者傳道授業解惑,年輕一代學者繼承老學者的治學經驗和為學術獻身的精神,新老兩代人需要經常交流。青年工作組應該讓這樣的活動持續下去,構成“青年史學講壇”系列,使研究所的學術氛圍更加濃厚,青年人更快地成長。他強調,青年人要學習老一輩學者崇高的思想境界和努力奮斗的精神,堅持唯物史觀,虛心學習老學者的治學之道。老專家的傳幫帶是青年學者成長進步的捷徑,一定要堅持下去,使之成為我所的優良傳統。希望青年同志們盡快實現從學生到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的角色轉化,迅速成長為世界史研究領域的棟梁之才。

 

(中國歷史研究院世界歷史研究所青年工作組   姜南供稿)

下一條:發展中的中國邊疆研究——第七屆中國...
体彩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