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新收獲 新成長——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2019年度田野考古匯報會
來源:中國考古網 2019-12-09

  2019年12月4日,為期兩天的中國歷史研究院考古研究所2019年度田野考古匯報會在考古所舉行。考古所史前考古研究室、夏商周考古研究室、漢唐考古研究室、邊疆民族考古研究室的30位學者對2019年度30余項田野考古發掘項目進行了匯報。本次匯報涉及的遺址覆蓋面廣、時代跨度大,同時包括三項國外發掘工作,田野考古成果豐碩。與會各位專家學者在聆聽報告的同時,提出問題,相互探討并發表自己的觀點。報告會思想碰撞、精彩紛呈。4日匯報會分別由史前考古研究室周振宇副研究員、夏商周考古研究室主任徐良高研究員、漢唐考古研究室主任董新林研究員主持。

主持人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史前考古研究室周振宇副研究員 
  河北泥河灣盆地西白馬營遺址 2016-2019 發掘工作小結
  匯報人:周振宇

  在初步了解遺址的文化堆積及年代的基礎上,2016年—2019年考古隊對位于西白馬營村的1、2號地點以及東白馬營村東側的3號地點遺址進行正式發掘。1號地點文化層堆積較厚,包含遺物豐富。2號地點獲取大量動物化石、石制品,另有鴕鳥蛋皮、碳粒等若干。3號地點發現古人類生活面,該層面有兩處用火遺跡以及大型石板、礫石砍砸器,周邊分布有大量動物化石和石制品。用火遺跡平面呈圓形,以紅燒土為中心,分布有大量灰燼和炭粒。西白馬營遺址堆積雖為河湖相,但并未經過大的水流改造,應為原地埋藏。上述發現有助于對泥河灣盆地距今2-5萬年人類適應性行為進行深入解讀,并為揭露完整早期聚落提供可能。

  會議現場
 
  河南新鄭裴李崗遺址2019年度發掘
  匯報人:李永強

  2019年進入裴李崗遺址發掘工作的第二個階段。裴李崗時期發掘區北部發現深達 2 米的橢圓形坑 1 座,下部較窄,可能為儲水窖或水井,地層中發現有較集中分布的木骨泥墻紅燒土殘塊、燒流的陶片等,遺物發現有狗形、人像小雕塑各1件,較為特殊;水洗和浮選發現大量的碎骨渣,可能為制作骨器余下的廢棄物;較多的石英、燧石石屑,個別可見到典型細石葉剝片石核,該現象明確確認裴李崗時期存在細石器小石片工藝等舊石器晚期傳統。通過在裴李崗遺址確認存在舊石器晚期階段細石器遺存,為研究中原地區舊石器文化晚期的文化面貌、地質地貌環境、氣候及生業經濟、社會組織形態以及向新石器早期過渡等問題起到促進作用。

 

  湖北沙洋城河遺址王家塝墓地2019年考古發掘
  
匯報人:彭小軍

  為廓清王家塝地點的聚落特征,同時對墓地中、南部區域進行系統發掘,2019 年 3-5 月及9 月至今,聯合考古隊持續在王家塝地點開展系統發掘和綜合研究工作。在南部區域及墓地的發掘過程中,獲取了2018年度未見的葬儀現象,如更為豐富的獨木棺形制、葬具下放置隨葬品、中型墓存在合葬多棺、大型墓隨葬單棺等。同時發掘表明,墓地中不同區域單元的葬儀程序和隨葬品特征也表現出一定程度的差異性。王家塝地點的系統發掘以及南部區域相關遺跡的發現,有助于全面了解城河遺址的聚落特征,并為該地點的歷史性變化提供重要資料。這些墓葬棺具明確、葬俗獨特、隨葬品豐富、等級明顯,清楚表明屈家嶺社會形成了完備而獨具特色的墓葬禮儀。

  學者匯報
 
  2019年度華南一隊(海南、貴州)田野考古新收獲
  
匯報人:付永旭

  2019年,華南一隊先后在海南、貴州等地開展田野考古發掘工作,重點發掘了海南陵水內角遺址、貴州貴安牛坡洞遺址。內角遺址發掘共布置TN01E05和TN02W02兩個探方,根據TN01E05第3層發現的文化遺存及第4層發現的少量蓮子灣文化時期的磨光紅陶可推斷第3層的年代應略晚于蓮子灣文化時期。TN02W02發現陶片大面積密集分布、疑似柱洞等現象,有助于了解海南東南沿海地區史前沙丘遺址的聚落形態;牛坡洞遺址于2019年8-11月進行第8個季度的發掘,主要集中在A洞。A洞發現墓葬兩座,M8墓主為成年人,顱骨上放置石塊,具體葬式不明,推測可能是蹲踞式。發掘中出土了大量工具,主要有磨制骨器、燧石工具、礫石工具及石灰巖工具等。細小燧石制品仍是本年度發掘中的主要遺物,其中工具的比例上升明顯,多為單向加工的刮削器。

 

  北劉遺址的考古勘探與發掘
  匯報人:王小慶

  2019年3—9月,對北劉遺址進行勘探。通過考古勘探確認,遺址中分布著密集的仰韶文化廟底溝類型的房址、灰坑、和紅燒土面等。同時,遺址的西北部邊緣地帶,還發現有2條壕溝。同年10-11月,對北劉遺址遺跡現象豐富、保存狀況良好的區域進行考古發掘。目前發掘深度約0.8米左右,發現有仰韶文化廟底溝類型的房址、灰坑、甕棺葬等。另外,還發現有一處用碎陶片鋪就的生活面。根據考古勘探及發掘情況推斷,北劉遺址應是仰韶文化廟底溝類型時期一個大型的中心聚落遺址,其上層發現有被擾動上來的老官臺文化時期的典型陶片、三足器的器足等,證明在廟底溝文化層下應有豐富的老官臺文化遺存。這對探尋農業起源、究明黃河中游地區早期新石器時代文化面貌具有重要意義。

  會議現場
 
  2019年度蚌埠雙墩遺址考古工作新收獲
  匯報人:張東

  2019年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安徽隊對雙墩遺址繼續進行發掘,共發掘灰坑23座,柱洞2處,基槽1處,遺址核心區臺地東北部區域發現規則的圓形灰坑、柱洞、基槽以及灶址,初步判斷這些灰坑可能和儲藏活動相關。從目前殘存的遺跡現象來看,臺地東北部區域很可能為雙墩聚落的居住區和倉儲區位置。同時考古發掘中揭示陶片獸骨堆積的東部區域,堆積下發現有更早期的人類活動。由此推斷,雙墩遺址核心區經過較長時間使用,最早的人類活動與定居生活有關。

 

  2019年度日照堯王城遺址的考古新發現與新認識
  匯報人:張東

  2012年日照堯王城遺址的考古發掘與研究項目啟動,至2019年秋季已開展十次田野考古工作。2018~2019年考古勘探及發掘主要收獲有:考古勘探工作明確了第一、二圈城垣的完整布局,第一圈城垣平面近似菱形,北城墻和東城墻分別發現一處缺口,第二圈城垣是在第一圈城垣的基礎上向東、南擴展,西南角被河流沖毀,東南角曲折內收,平面形狀受外圍河流限制。并且發現了城垣內核心區的一處鋪石臺基和城垣東部的墓葬集中分布區。在此基礎上,考古發掘證實了鋪石臺基的東部邊緣和東區墓地大部分區域。同時對第二圈城垣的東北部和東南部進行了解剖,揭示了第二圈城垣及外壕的形成過程。堯王城城內東部發現集中分布的大汶口文化晚期至龍山文化早期墓葬,對研究龍山城址內社會結構具有重要意義。

 

  甘肅臨洮寺洼山遺址2019年田野考古發掘
  匯報人:郭志委

  2019年度寺洼山遺址的田野工作主要有鉆探和發掘兩項,鉆探工作主要集中在遺址北部鴉溝兩側,發現了大量房址、窯址、灰溝等。發掘地點選在北部鴉溝兩側的三處不同高度的臺地上,鴉溝西側臺地共清理出馬家窯文化房址1座、寺洼文化墓葬36座、不同時期灰坑47個。其中2019年度的重要遺跡:G1從剖面處觀察,可見明確的文化層、淤積層等,包含大量陶、石、骨類遺物。根據陶器標本,結合地層關系基本可以確定此灰溝為馬家窯文化早期遺跡,不排除可能早至廟底溝時期。灰溝周圍分布著數條小型灰溝,其間發現數座陶窯,應為馬家窯文化時期陶窯,對尋找并探索馬家窯文化大型聚落具有重要意義。M18棺內人骨1具,仰身直肢,雙臂置于身體兩側,手掌骨及指骨未見。墓內出土隨葬品12件,均見于棺中和龕內,結合墓葬形制及隨葬品,初步判斷此墓應為寺洼文化墓葬。除此之外,在發掘過程中,還通過全方位提取多學科分析樣品,對與之相關的古環境、農業種植、家畜馴養、冶金技術等一系列問題進行了探索。

  學者匯報
 
2019年陶寺遺址發掘與研究的主要收獲
  匯報人:何駑

  陶寺遺址有著明確的功能分區,其中宮殿區作為一處大型都邑類遺址最為核心的功能區一直是學界關注的區域,也是陶寺遺址都城性質最重要的最直接的物化要素之一。2019年考古隊繼續對ⅠFJT3進行考古發掘,取得重大收獲。發掘表明這一區域殘留有2個疑似柱礎,已露出柱礎石,兩處疑似柱礎之間的對應距離約11.5米,與D1柱礎南北間距基本相等。F37的東南新發現一座小型房址,室內為白灰皮地面,中間位置見有方形灶面,房址西北角放置有7塊牛肢骨,廢棄堆積含有大量紅燒土塊,部分紅燒土塊中有明顯椽子痕跡,推測其性質或功用特殊,可能是宮室建筑D1的附屬建筑,對于揭示陶寺都邑的性質與內涵意義重大。

 

  2019年二里頭遺址田野與研究
  
匯報人:趙海濤

  二里頭遺址新發現8號基址南緣、道路2條、夯土墻6段。8號基址平面近長方形,從南緣的晚期墓葬剖面可知,與北緣情況相同,其南緣基槽挖斷宮城西墻,基槽夯土為紅褐、黃白色,土質堅硬,部分厚厚中夾有鵝卵石,未到宮城西南拐角。2條道路分別與宮城東側南北向道路、宮城南側東西向道路的走向一致,應該是上述“井”字形道路的延伸路段。新發現的夯土墻以及2012、2013年發現的作坊區以西的夯土墻,可能為宮殿區和作坊區以西區域的圍垣。上述發現為探尋“井”字形道路形成的“九宮格”其他區域外圍的圍垣提供了線索。

 主持人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夏商周考古研究室主任徐良高研究員
 
  2019年偃師商城勘探與小城西北部建筑基址
  
匯報人:曹慧奇

  承接2018年偃師商城小城北城門的尋找,2019年考古隊對偃師商城Ⅲ區進行勘探及發掘。考古發掘共清理墓葬10余座,主要位于小城城墻的城內側,多為附身直肢葬,無青銅器;隨葬品都是陶器,出土小件有卜骨、石柄形飾、圓陶片等。墓葬發掘中采用手持式電子放大鏡新技術進行嘗試,有助于實現對某些特殊部位的精確劃分。探明最東北部的圓形夯土建筑分為臺基和基槽兩部分,夯土面中間有一個粗大的中心柱,周邊是不甚規律的小柱洞,分布較密。這是首次在偃師商城遺址內清理出圓形的夯土建筑基址群,為遺址內新增一個功能區域——囷倉區,并對偃師商城遺址都城性質和內涵的判定提供了新的參考依據。

 

  洹北商城作坊區2018-2019年度考古發掘
  
匯報人:何毓靈

  洹北商城鑄銅、制骨作坊遺址發掘始于2015年,目前已出土大量遺物。2018年10月至今,共清理灰坑共150座,墓葬共41座,房基共4座,水井4眼,窖穴3個。房基規模均較小,其中F17土質較亂,含大量碎陶片、獸骨等,F20有三個柱礎,柱洞底部用碎陶片填實;灰坑多數形狀都不規整,內填大量的鑄銅、制骨、生活遺物,推測與制范、醒泥生產活動有關;多數墓隨葬有陶器,部分隨葬有青銅觚、爵、斝、戈等。最南排9座墓葬,東西向排列整齊,有一定的規劃性,顯現出家族墓地的特征。工匠墓地的發現與確認,對于研究手工業生產的組織、管理至關重要。

  學者匯報
 
  2019年殷墟宮殿宗廟區勘探和發掘收獲及其學術意義
  
匯報人:岳洪彬

  安陽考古工作站于2018年冬至2019年將小屯宮廟區分為A、B、C三個地點進行發掘。A地點發現一座規模較大的商代夯土建筑,并基本確認該處水系的年代為殷墟時期使用,最晚到西周中晚期廢棄,通過上述發現確認該地區在殷墟宮廟區中的核心地位,第一次提出該區域為殷墟宮廟區的“核心島”概念;B地點出土十余片刻辭甲骨,清理一座祭祀坑;C地點在池苑南側清理出一座商代夯土建筑,并獲得一組淤土系列樣本,年代自晚商至戰國。本年度發掘基本厘清殷墟宮殿區大型池苑遺址的范圍、分布、大致淤積情況以及周邊夯土基址之間的關系,為進一步明晰殷墟宮廟區的布局和古環境研究提供重要資料。

  會議現場
 
  2019年豐京大原村制陶遺址的發掘
  
匯報人:付仲楊

  2019年度考古隊共發現陶窯2座、墓葬9座、甕棺1座、灰坑23座。出土鬲、豆、盂、罐和甗等陶器標本50余件,陶紡輪、陶輪盤、陶丸、陶墊、骨笄、蚌器等小件百余件。通過本年度發掘,可大致確定制陶遺址的東北界、西界和南界;同一組陶窯集中分布區內的窯址雖年代同屬于西周晚期,但時間上有相對早晚關系,并非所有陶窯同時在燒制陶器;制坯區和涼坯區可能位于更靠近靈沼河的遺址西部區域;根據植物遺存和植硅體初步鑒定結果,遺址土樣中發現的農作物主要為粟黍類作物,兼有小麥和大豆,并初步認為陶窯的主要燃料可能不是木材,具體結果仍需進一步分析。

 主持人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漢唐考古研究室主任董新林研究員 
 
  阿房宮與上林苑考古隊2019年田野匯報
  
匯報人:劉瑞

  2019年阿房宮與上林苑考古隊的工作,分別在位于西安市閻良區的櫟陽丞遺址,和位于西安市灃西新城的東馬坊遺址展開。在東馬坊遺址西側、南側、北側發現水面遺存,并在三面水面范圍之內發現了數量較多的夯土建筑、灰坑、溝渠等。通過探溝確認遺址西側、南側存在壕溝遺存。以北側水面南緣和南側壕溝的北緣測量,遺址之內的南北寬為251-264米左右。發掘出土大量的板瓦、筒瓦等建筑材料。通過整理,確定發掘遺存的上限為戰國中期,向下一致延續到漢代。在解剖清理中,在夯土遺存之下發現個別與周原發掘出土物相近的西周板瓦殘片。此外,2019年度渭橋遺址發掘工作全部結束,啟動渭橋遺址資料整理。

 

  漢長安城北宮一號建筑與南北道路遺址的發掘
  
匯報人:徐龍國

  2019年,漢長安城工作隊繼續對北宮一號建筑、南北道路遺址進行發掘。一號建筑遺址揭露出主體建筑1座、附屬建筑2組,排水管道7條、滲井5個,另有各時期灰坑32個、土灶10個、水井1眼。主體建筑位于東部,殘存夯土臺基及臺基外側廊道、散水。夯土臺基平面呈曲尺形,邊沿殘存部分礎石。出土遺物有西漢磚、筒瓦、板瓦、瓦當、排水管道等建筑材料。南北道路位于一號建筑遺址西南部。上層道路留有兩道很深的車轍,路土較厚,使用時間較長,推測其使用時間從西漢早期一直至西漢晚期。通過以上發掘推斷北宮一號應屬北宮內重要的宮殿建筑,其夯土中普遍夾雜西漢早期建筑材料,應建于西漢中期,在建筑院落內發現王莽錢幣,說明該建筑一直使用至王莽時期。其夯土質量較差,主體建筑廊道、散水不寬,礎石不大,附屬建筑地面鋪土坯,少見西漢中晚期宮殿建筑常用的文字瓦當,因而建筑等級較低。

下一條:全面展現甲骨學120年發展
体彩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