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马忠文研究员谈“学位论文的修改与发表”
——近代史研究所第120期青年读书会报道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2020-12-31

    针对不少青年学者在修订博士学位论文过程中出现的种种困惑,2020年12月23日上午,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第120期青年读书会,邀请近代通史研究室马忠文研究员作题为“学位论文的修改与发表”的讲座,从“学位论文修改为著作”和“学位论文拆分期刊论文”两方面,阐述学位论文与著作、单篇学术论文之间的关系,为青年朋友提出不少切实可行的建议和修改思路。讲座由近代通史研究室李稳稳博士主持,青年读书会召集人王康博士最后作总结发言,近代史所青年研究人员和研究生30余人出席。 

马忠文研究员

    马忠文老师首先从国内实际情况出发,分析学位论文和著作之间的关系。目前,国内博士毕业或博士后出站后,将学位论文或出站报告修改为著作出版的情况已经比较普遍,而论文修改中确实存在不少疑难,应该对学位论文有个明确、客观的定位。学位论文在导师精心指导下完成于高校的象牙塔内,是学习和模仿阶段的作品,不可避免会存在不足与局限。因此,出版前进行修改很有必要,但也不能期许太高。一方面,学位论文结构和设计所能达到的学术高度,在最初选择题目时已基本定格,未见得修改周期越长就越有成效。另一方面,学位论文是年轻朋友学术生涯中的第一部作品,留有一些稚嫩的本色和青涩味道,也不足为奇,反而越是想在最初架构的基础上努力拔高和提升,往往会出现不协调和“夹生”的感觉,故此莫若让学生时代印迹自然呈现出来更有意义。更何况,历史学研究与借助外在技术手段的理工科研究有所不同,需要人生阅历和社会经验的积累,成熟的史学著作与丰富的社会生活体验相伴而来,所以也不能对青年朋友的第一本著作太多苛求。 

    具体到将学位论文修改为著作的层面,马老师提出以下几个建议: 

    第一,必须“减肥”,学位论文普遍篇幅过大,可以压缩10%到15%的篇幅,甚至更多。一是语言的精练。二是简化引文。现在一些学术论文罗列史料的倾向十分明显,相应的分析和思考过少,而且影响文气,读起来很不通畅,作者的行文思路也容易被史料牵着走。当然,简化史料引证的前提是必须正确解读史料。三是简化注释。四是规范图表制作,能用文字表达清楚的内容,尽量不做图表,尤其不宜将图表之类作为是否“科学”“正规”的摆设。当然,是否确实需要借助图表处理大量的数据分析,也与具体题目有关。 

    第二,必须“美容”,就是强化规范意识。博士论文出版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让其达到学术著作的规范要求。这涉及两方面:一是论文要用学术语言,要简练、清晰。也可以适当变换各类句式,增加文采,使文章更为畅达。要有交流意识,要有让读者舒服、轻松阅读自己文章的观念。二是注意正文和辅文,也就是正文和注释之间的呼应关系。做注释的目的在于配合正文阐释主题,每一条注释都要与正文形成清晰的对应关系。有的论文正文中引述一段材料使用公元纪年,注释里标注的时间却是年号纪年,应该进行调整使二者匹配。又如,引用文集时仅注明卷册,不标明具体篇目及发表时间,这种方式就不规范。因为这些信息和正文叙述在时间上具有关联性,不可省略。 

    第三,注重“头尾”处理。所谓“头”就是绪论,“尾”是结语、参考文献。绪论开篇要高度概括地阐明选题缘由;其后通过学术史梳理与史料情况介绍,具体论述支撑选题的基础;而篇章设计则是展开研究的有形载体,体现论证思路与过程。需要特别强调的是,不少人对学术史的梳理存在误区:其一,在学术史梳理时,认为前人成果罗列越多越好;其二,对既有研究成果的梳理不按照前后时序,没有将学术史中“史”的概念突出出来。其实,每一代人的学术研究都建立在前辈积累之上,如果忽略学者的代际关系,直接将各种观点一律拉平,采取简单归纳的办法,则失去梳理的意义。结语通常是站在更高的角度,对全文整体研究成果进行提纲挈领的概括,其中既有各章结论的梳理总结,也应有新的启发和设想。参考文献,严格意义上应该和学术史梳理彼此呼应。学术史梳理得越详细,参考文献就扩展得越充分。参考文献要反映研究者的视野和知识面,把相关研究领域最基本、最核心的成果介绍给读者。 

    至于“学位论文拆分成期刊论文发表”的问题,马忠文老师认为,学术论文和专著不同,论文只围绕一个问题展开,中心明确、结构严谨、文字精炼。博士论文或博士后报告中每个章节,并非都可以改为期刊论文发表,拆分论文应选取从史料、观点到论证最让自己满意、导师认可,甚至受到答辩委员会交口称赞的核心内容着手,一篇学位论文改出两到三篇期刊论文即可。修改成论文时同样需要抓住一个重心,变换角度,重新设计单篇文章的结构、详略,切不可生硬地将博士论文某一章,于首尾处简单增补几句话,凑成一篇论文。马老师勉励青年同仁从学界前辈不同的学术风格中吸取经验,修改好学位论文,为学界力所能及贡献精品。 

会议现场

    自由讨论开始后,胡永恒老师首先发言,认为本场讲座提供了非常丰富且具有可操作性的论文修改技巧。他结合个人审稿经验,指出论文导言部分特别能够体现作者的学术积累和对学术史发展脉络的把握,应当给予重视。此外,胡老师也很赞同“简化引文”的建议,并提示青年同仁在开始写作时即需充分注意史料引用问题,避免文章因堆砌材料而枝蔓过多、臃肿不堪,反而给日后的修改工作增添负担。随后,吕文浩、赵妍杰、王康、魏兵兵、冯淼等也都从修改论文学术史梳理、引文、结语、参考文献等方面,提出感想和认识,与大家进行广泛交流。 

    本次讲座是近代通史研究室成立以来主办的第一场学术讲座,同时也是青年读书会2020年的最后一场活动。青年读书会召集人王康在总结时表示,尽管今年一直处在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时期,但5月份以来读书会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形式,开展经典研读、新书分享、论文写作指导等丰富多样的活动共计13次,既要感谢各位报告、主持、与谈及报道撰写人的大力支持,亦离不开各位青年同仁的积极参与。 

    讲座结束后,很多同仁表示对修改好学位论文的信心倍增,也更加明确了今后学术道路上需要注意的一些问题。 

下一条:探索·收获——第二届“中国边疆考古...
体彩天下-首页